<rt id="g4e02"><small id="g4e02"></small></rt>
<acronym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acronym>
<sup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sup>
首頁 | 教育資訊 | 教育訪談 | 專題報道 | 高校展示 | 校園資訊 | 教學論文 | 公務員 | 高考 | 考研 | 中考 | 四六級 | 中小學幼兒教育 | 名師 | 校園展示 | 小記者
魯網 > 教育頻道 > 四六級 > 正文

四六級改革引關注 輿論:存廢之爭再掀波瀾

2013-08-26 16:25 來源:北京商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四六級考試改革的消息在社會上引發廣泛熱議,無論是與自身利益直接相關的考生和市場,還是與自身利益關系不大的學界和輿論,都對這次改革投入了極大的關注熱情。

  四六級考試改革的消息在社會上引發廣泛熱議,無論是與自身利益直接相關的考生和市場,還是與自身利益關系不大的學界和輿論,都對這次改革投入了極大的關注熱情。

  考生:

  難度上升引學子“恐慌”

  8月21日,2013年上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成績公布,與此同時,四六級考試委員會宣布,將對考試的試卷結構和測試題型做局部調整,調整后四級和六級的試卷結構和測試題型相同。據了解,這是四六級考試在2006年對題目結構進行改革后,時隔七年的再次題型大改。

  據新東方四六級考試輔導名師介紹,從樣卷來看,此次四六級考試題型將發生四個方面變化,聽寫全部變成考查單詞短語;快速閱讀變成段落信息匹配;翻譯題由句子翻譯變成近200字的段落翻譯;取消完形填空?!罢w來說,改革后的四六級考試難度大了許多?!?/p>

  變難的四六級考試在考生群體中引起一股不小的“恐慌”。在鄭州某高校在校生李強(微博)看來,四級考試已經成為一道必須邁過的坎,“以前兩次都沒考過,如果一直考不過的話,沒有英語成績在求職時肯定會有一定麻煩”。而這種“恐慌”在大三學子小宇那里同樣存在,“以我的水平考過應該沒問題,因此前兩年并不著急,準備等大三再報考,現在試題難了,心里很沒底兒”。

  市場:

  改革未行 培訓機構先踴躍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盡管距12月的四六級考試還有近四個月的時間,但四六級改革對于培訓機構來說可謂是利好消息,各大機構紛紛推出試題解讀和相關營銷活動。以新東方為例,新東方名師趙建昆第一時間發布改革后的四六級備考策略,新東方華南地區某分校已開始策劃四六級改革高校巡講,巡講范圍將覆蓋 30余所高校。

  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微博) 曾透露,在四六級考試作為大學必考科目之前,新東方僅憑四六級考試培訓這一個項目就能做到數億元的市場規模,后來四六級與畢業證書相脫鉤后,該市場才漸漸萎縮。而今,變難后的四六級能否再次掀起一股培訓熱潮,對此部分業內人士持樂觀態度。

  “一方面,由于試題難度加大了,在不借助外力(培訓)的情況下,考生‘裸考’通過率肯定會有所降低;另一方面,四六級考試依然有其存在的價值,許多單位的招聘門檻中英語水平仍是必要參考因素,比方說有的崗位會要求四級或六級達到一定的分數線?!睖W校英語四六級名師王如卿認為,改革后的四六級會在一定程度上讓培訓升溫,即使是達到2006年前的培訓熱潮也并非不可能。

  學界:

  四六級顯學術考試的影子

  北京商報記者在采訪中得知,此次英語四六級考試的改革同樣引發學術界各方人士的解讀,有分析稱,改革后的四六級考試已經開始顯現出其他學術英語考試的影子。

  “四六級英語跟考研(微博)英語之間有許多異同之處,比如說在詞匯方面,雖然二者要求的數量不同,但相當大一部分是重合的。而語法方面更是可以互通?!?海天考研英語教研室主任劉倩茜認為,此次四六級考試的大調有向考研英語靠攏的趨勢,例如,四六級中新出現的長篇閱讀,在本質上類似于考研英語中的一類新題型(小標題對應)。

  王如卿則認為,改革后的四六級考試顯現出很多雅思(微博)托福等考試的影子?!袄?,原快速閱讀理解調整為長篇閱讀理解,每句所含的信息出自篇章的某一段落,要求考生找出與每句所含信息相匹配的段落;而段落信息匹配題是雅思考試中的經典題型,對考生的綜合能力要求很高?!?/p>

  “總之,改革后的四六級考試在布局設計方面越來越合理,它要求學生付出更多時間去準備,一定程度上,它正由傳統的偏應試考察向偏綜合能力考察轉變?!蓖跞缜湔f。

  輿論:

  存廢之爭再掀波瀾

  作為一項全國性的標準化英語考試,四六級在這些年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報考需求。相關數據顯示,2012年全國報考四六級者超過1800余萬(其中 6月為924萬,12月為938萬),遠超過當年全國高考(微博)報名人數的915萬、考研報名人數的176萬、國考報名人數的112萬人。因此,四六級考試改革在引起廣泛關注的同時,也回到了老生常談的爭論上,四六級考試到底是該保留還是廢除?

  某重點大學教育系講師胡樂樂認為,無論是從試題上,還是從形式上,教育部門對四六級考試的改革始終是治標不治本,因此對它的爭議不應是如何改革的問題,而應是該不該廢除的問題?!八牧壙荚囋趯嶋H工作中鮮少用到,而真正對英語技能有要求的職位,四六級的水平遠遠不夠,還會要求英語專業八級、商務英語或者雅思、托福、GMAT的成績、口譯證書等等?!焙鷺窐氛J為,強制性與形式化的四六級考試所帶來的反面效果要遠大于益處,因此應盡快廢除。

  網友“襄陽2944370180”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中國人從一出生就開始把一多半的時間浪費到了跟自己不搭界的外語上,不僅浪費了年輕人的青春,也失去了很多學習自然科學的機會,建議英語在各種考試中不再計分,只作為參考分?!?/p>

責任編輯:王麗雪


責任編輯:王麗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