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4e02"><small id="g4e02"></small></rt>
<acronym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acronym>
<sup id="g4e02"><center id="g4e02"></center></sup>
首頁 | 教育資訊 | 教育訪談 | 專題報道 | 高校展示 | 校園資訊 | 教學論文 | 公務員 | 高考 | 考研 | 中考 | 四六級 | 中小學幼兒教育 | 名師 | 校園展示 | 小記者
魯網 > 教育頻道 > 教學論文 > 正文

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基于對山東省的調查

2018-03-27 10:39 來源:魯網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現階段中國農村已發生了深刻變化,一個農民創業的時代已經來臨。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更是把鼓勵創業、支持創業擺到了就業工作的突出位置,明確提出要通過促進創業帶動就業。農民創業培訓是“以提升農民創業理念、增強創業意識為重點,以提升農民創業能力為核心”的一種培訓形式。目的是通過創業培訓,使學員樹立創業理念、增強創業意識、掌握創業技巧、提高創業能力,促進學員提高經營水平、擴大經營規模、領辦經濟合作組織、創辦農業企業,培養和造就一批具有“較高專業技能、較大生產規模、較強創業能力”的高素質、創業型農民,為現代農業發展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提供有力的人才保證、智力支持和產業支撐。

  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基于對山東省的調查

  鄭 軍

 ?。ㄉ綎|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現階段中國農村已發生了深刻變化,一個農民創業的時代已經來臨。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更是把鼓勵創業、支持創業擺到了就業工作的突出位置,明確提出要通過促進創業帶動就業。農民創業培訓是“以提升農民創業理念、增強創業意識為重點,以提升農民創業能力為核心”的一種培訓形式。目的是通過創業培訓,使學員樹立創業理念、增強創業意識、掌握創業技巧、提高創業能力,促進學員提高經營水平、擴大經營規模、領辦經濟合作組織、創辦農業企業,培養和造就一批具有“較高專業技能、較大生產規模、較強創業能力”的高素質、創業型農民,為現代農業發展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提供有力的人才保證、智力支持和產業支撐。

  本文以山東省為例,利用對6個市453位農民的調查數據,運用多元回歸模型分析了影響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因素。研究結果表明,農民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受其年齡、對創業培訓工程的認可度、對創業前景的擔憂以及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現實收益預期等多個因素的影響,其中,對創業培訓工程的認可度和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現實收益預期有顯著的正向影響,年齡和對創業前景的擔憂有顯著的負向影響。因此,提高農民對創業培訓工程的認可度,增加他們對參與創業培訓的收益預期,有利于農民創業培訓工程的健康、快速發展。

  本文的創新之處就在于基于實證農戶問卷調查資料,從微觀層面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影響因素及每種因素的影響程度等進行統學意義上的量化分析與解釋,科學地回答和詮釋了“農民如何看待培訓”、“農民培訓的實質效果如何”以及“農民希望得到什么樣的培訓”等社會現實問題。為有效推進農民培訓工作供給側改革和提質增效指明了方向,開出了良方。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一、研究假說

  借鑒國內外相關研究成果,結合計劃行為理論的內容構成與運作特征,本文對農戶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影響因素,提出如下四個假說。

  1.農民個體特征對其參訓意愿有影響。主要包括年齡和受教育程度兩個因素。①農民年齡對其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有負影響。一般而言,農民年齡越大,身體狀況越差,思想觀點越保守,傾向于創業的可能性就越小。②農民的受教育程度對其參與創業培訓意愿有正影響。農民的受教育程度越高,期望值越高,越不容易滿足現狀,對創業政策的理解和把握越好,適時擇機創業的可能性就越大。

  2.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可獲好處的態度對其參訓意愿有影響。如果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可獲好處的正面評價越高,則其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就會越強烈;反之,如果農民認為參與創業培訓的可獲益處越少,則主觀上越不愿意參與創業培訓。

  3.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知覺行為控制情況對其參訓意愿有影響。包括內在控制因素和外在控制因素兩個方面,從內在控制因素看,創業需要一定的動力和膽識、需要一定的資金儲備、需要具備一技之長,也需要具備良好的身體素質;從外在控制因素看,創業如果能夠得到一定的政策支持勢必會事半功倍。再者,創業者也必須具備一定的抗風險意識和能力。因此,農民的內在和外在控制因素限制越大,越可能不愿意參與創業培訓。

     4.農民對創業培訓政策與市場的主觀規范認知情況對其參訓意愿有影響。宏觀上看,政府推行的農民創業培訓工程屬于準公共物品,但又具有搜尋品、經驗品和信任品等屬性,這些屬性容易導致培訓市場出現信息不對稱。因此,農民對政府推行的創業培訓工程的政策和創業培訓市場的相關情況越了解、越信任,就越可能愿意參與培訓。反之,參與創業培訓的可能性就越小。

  二、樣本選擇與數據來源

  本研究調查在山東省范圍內進行,所用數據由山東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大學生與研究生于2012年暑假通過實地調查獲得??紤]到山東省經濟社會發展具有明顯的差異性,形成了魯東、魯中和魯西南三大區域板塊,為保證樣本的合理性,調查采用了分層逐級抽樣和隨機抽樣結合的抽樣方法選取樣本,并由此確定了三大區域板塊中的代表,其中煙臺市和威海市為魯東區域代表,泰安市和濟南市為魯中地區代表,菏澤市和濟寧市為魯西南地區代表。并在煙臺、威海、泰安、濟南、菏澤、濟寧6地市分別確認棲霞和福山、榮城和文登、泰山和肥城、濟陽和商河、鄆城和單縣、兗州和梁山為采樣的縣(市、區)。在每個縣(市、區)隨機選取2個鄉鎮,每個鄉鎮隨機選取2個行政村,在每個行政村隨機選擇10個左右的農戶進行調查。調查對象涉及常年在農村務農者、外出務工返鄉者、村組干部、復員軍人和部分大中專畢業生。調查前就調查目的、調查方法、指標含義、統計口徑及注意事項等對抽選為調查員的學生進行了針對性培訓。為保證調查質量,要求調查采取調查員入戶“一對一”訪問的方式進行,現場填寫調查問卷。共發放調查問卷600份,收回問卷536份,對收回的調查問卷進行認真審核,剔出無效問卷83份,得到有效問卷453份,有效問卷率為75.5%。

  三、模型構建與變量說明

 ?、逵嬃磕P?/p>

 ?、孀兞空f明

  本研究將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作為被解釋變量,將影響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因素分為農民個體特征、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好處的態度、農民參與創業培訓的知覺行為控制以及主觀規范4組變量。調查問卷中所有問題均采用李克特5點量表進行測量。

  四、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描述性分析

  1.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可獲好處的態度。調查結果顯示,82.5%的被調查者認為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得到技術和資金支持;80.4%的被調查者認為有利于尋求合作伙伴;85.2%的被調查者認為有利于開闊發展思路,明確發展方向;87.1%的被調查者認為有利于學習或掌握一定的技術或技能;59.9%的被調查者認為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帶動周圍百姓致富。從其得分情況看,“有利于學習或掌握一定的技術或技能”的平均分最高,為4.52分;其次為“有利于開闊發展思路,明確發展方向”和“有利于得到技術和資金支持”,平均得分分別為4.32分和4.27分;得分最低的為“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帶動周圍百姓致富”一項,平均得分為3.57分。這說明,大多數被調查者對參與創業培訓能夠獲益都較為認可。

  2.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知覺行為控制。調查結果顯示,54.8%的被調查者認為參與創業培訓受是否具備創業的動力和膽識的限制;64.8%的被調查者認為參與創業培訓受資金少的限制;47.5%的被調查者認為自己缺乏創業所需的技術或專長;43.4%的被調查者認為獲得創業政策支持的難度較大;30.2%的被調查者認為創業對精力消耗較大;42.6%的被調查者認為創業存在較大的市場風險;34.6%的被調查者認為創業對體力消耗較大。

  3.農民對創業培訓政策的主觀感知情況。調查結果顯示,59.4%的被調查者認為政府推行的農民創業培訓工程很重要;34.4%的被調查者認為積極參與創業培訓,提高創業意識和能力是當代新型農民的必然要求;33.3%的被調查者認為政府會較長期地推行農民創業培訓工程;36.4%的被調查者認為培訓院校能有效地把農民創業培訓工作做好、做實;37.7%的被調查者認為相關職能部門能有效地監管農民創業培訓工程的質量;29.1%的被調查者認為相關制度安排能最大程度地幫助農民實現創業夢想。從其得分情況看,“推行創業培訓工程很重要”和“積極參與創業培訓是新型農民的必然要求”的平均得分分別為3.78分和3.22分。這說明,大多數被調查者對推行和參與農民培訓工程持肯定態度。另外4個題項的平均得分在3.2分左右。這說明,總體上,被調查者認為農民培訓工程的有效性一般。

  五、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因子分析

  1.數據的因子分析適宜性檢驗。目前學術界判斷數據是否適合進行因子分析多采用KMO檢驗和巴特利特球體檢驗?;诖?,本文亦將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可獲好處的態度、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知覺行為控制以及對創業培訓工程主觀規范的感知情況等變量的集合進行KMO檢驗和巴特利特球體檢驗。參考吳明?。?003),當KMO<0.6時,數據不適合進行因子分析;當0.6≤KMO≤0.7時,數據勉強適合進行因子分析;當KMO>0.7時,數據尚可進行因子分析;當KMO>0.8時,數據適合進行因子分析;而當KMO>0.9時,數據非常適合進行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體檢驗的顯著性概率小于0.05時,數據適合進行因子分析。通過檢驗上述有關變量發現,其KMO值為0.767,巴特利特球體檢驗的顯著性概率為0.000,拒絕了變量間相關系數為單位矩陣的原假設,這說明,樣本數據適合進行因子分析。因子分析的結果表明,可以提取6個公共因子,需要說明的是,“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帶動周圍農民致富”的因子載荷為0.431,按照載荷絕對值大于0.5的標準,將此變量刪除。在此基礎上,再次進行KMO檢驗和巴特利特球體檢驗,其檢驗結果為KMO值為0.732,巴特利特球體檢驗的顯著性概率為0.000,同樣拒絕了變量間相關系數為單位矩陣的原假設。這說明,刪除“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帶動周圍農民致富”變量后的樣本數據依然適合進行因子分析。

  2.因子提取及解釋。利用SPSS15.0軟件,本文采用主成分分析法中的相關性矩陣對特征值大于1的公共因子進行提取。公共因子的方差貢獻率反映了公共因子代表原始變量信息的程度,并據此確定公共因子的個數??梢钥闯?,無論是否進行正交旋轉,前6個因子的特征值均大于1,累計方差貢獻率為82.787%,這說明,前6個因子保留了原始數據中的大部分信息,為此,可提取6個公共因子。

  正交旋轉后,原始變量明顯向關聯性高的因子聚集,原有的17個指標可分別集中到6個公共因子中去。在因子1中,“政府會較長期地推行農民創業培訓工程”、“培訓院校能有效地把農民創業培訓工作做好、做實”、“相關制度安排能最大程度地幫助農民實現創業夢想”、“積極參與創業培訓,提高創業意識和能力是當代新型農民的必然要求”、“相關職能部門能有效地監管農民創業培訓工程的質量”和“政府推行農民創業培訓工程很重要”6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主觀規范”;在因子2中,“獲得創業政策支持難度較大”、“創業風險較大”以及“自己沒有一定的技術或專長”3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認識障礙”;在因子3中,“創業體力消耗大”和“創業精力消耗大”2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體質障礙”;在因子4中, “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開闊發展思路,明確發展方向”和“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學習或掌握一定的技術或技能”2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直接收益預期”;在因子5中,“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尋求合作伙伴”和“參與創業培訓有利于得到一定的技術或資金支持”2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間接收益預期”;在因子6中,“缺乏創業的動力和膽識”和“資金少”2個變量載荷系數較大,故此可將其命名為“執行力障礙”。需要說明的是,以變量的載荷系數為權重來計算因子得分可能會導致過度擬合現象,為此,本文借鑒陳雨生等(2009)地做法,將各因子中各變量得分的算術平均值作為其最終得分。

  六、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回歸分析

  在因子分析的基礎上,本文借助SPSS15.0軟件對參與調查的453位被調查者的截面數據進行多元回歸分析。從表中可以看出,模型整體擬合程度較好,被調查者的年齡、主觀規范、認識障礙、受益預期等均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具有顯著影響。

  1.年齡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具有顯著的負向影響?;貧w結果顯示,伴隨著農民年齡的增加,其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呈明顯的下降趨勢。這一研究結論與許多學者的觀點一致,例如戚迪明等(2012)基于沈陽市 119 戶農民的微觀數據研究表明,年齡相對較小、受教育程度較高、獲取信息較多的農民愿意進行創業。韋吉飛等(2008)認為,培訓、社會經歷、社會背景、人力資本等對農民的創業行為有正向影響,其中培訓的邊際影響值最大,年齡因素的影響是負的。對此可能的解釋是,農民年齡越長,越容易安于現狀,敢沖敢闖的意識越發缺乏,風險偏好不斷減弱,趨向保守和穩定,從而不愿意冒險創業;此外,隨著年齡的增長,農民的身體狀態也由盛轉衰,加之創業對體力和精力有一定要求,因此,年齡越長,受身體狀況的影響,越感覺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越不愿意參與創業培訓。這一結果與Blanchflower and Meyer(1994)的觀點基本一致。在調查過程中我們還發現,“三留”(即留守老人、留守婦女、留守兒童)現象在許多農村地區較為普遍,交談中我們獲知,對這些留守老人而言,照顧好下一代是他們的主要責任或追求,在他們大多數人看來,創業是年輕人的事情,自己都一把年紀了,不應該也恐怕很難再有這種想法了。

  2.主觀規范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貧w結果顯示,農民創業培訓機制越有效、越健全,農民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就越強烈。對此可能的解釋是,現階段政府大力推行的農民創業培訓工程一定程度上屬于具有搜尋品、經驗品和信任品三大特征的準公共物品,在當前供需雙方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如果缺乏有效的執行、監督、監管和保障機制,很有可能會引發“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從而導致“檸檬市場”的出現,這勢必會使政府推行農民培訓工程的政策定位發生扭曲,進而使培訓工程的質量大大折扣。這也恰恰印證了我們調查中所獲知的農民對創業培訓的理解,諸如創業培訓只是“走過場”、“培訓與不培訓都一樣”、“培訓也輪不到我們”、“培訓了也排不上用場”等想法??梢?,主觀規范是影響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一個關鍵因素。這一研究結論給農民創業培訓行政管理機構在培訓學員選擇、培訓質量保證、培訓返鄉后創業項目選擇與政策支持體系安排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給目前農民創業培訓“自上而下”的行政推行模式敲響了警鐘。

  3.認識障礙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具有顯著的負向影響?;貧w結果顯示,農民對創業的認識障礙越大,即認為創業的風險越大,獲得創業政策支持的難度越大,或自身技術或專長越缺乏,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就越低。調查中有兩類受訪者引起了我們的關注,一類是“不想也不懂創業”,認為創業對他們來講恐怕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不敢也不愿意嘗試;另一類是“曾經想過要創業,但又覺得創業不是一個簡單事,更何況一旦創業失敗了怎么辦”,所以一直以來對創業也只是偶爾有想法,尚未真正付諸于行動。根據計劃行為理論,控制認知因素影響行為意向,即農民是否具有參與創業培訓的行為意向與其自身對創業的認知及其判斷有著密切的關系,判斷與現實的偏差可能會阻礙其參與創業培訓的意向。由表7可以看出,認識障礙的變量系數僅為-0.097,這說明,認識障礙會對農民創業培訓意愿造成一定的影響,但并非農民是否參與創業培訓的決定性因素。

  4.直接收益預期對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貧w結果顯示,農民參與創業培訓的直接收益預期越高,即發展思路越清晰,發展方向越明確,技術或技能掌握的越好,農民參與創業培訓的意愿就越強烈。由表7可以看出,直接收益預期變量的系數為0.253,為所有變量中系數絕對值最高的,這說明,在當前市場經濟條件下,廣大農民更加理性,市場意識也逐步增強,面對行為或決策選擇時最為關注的是其預期的直接收益情況。因此,直接收益預期是影響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的最重要因素。這一研究結論與衛龍寶、阮建青(2007)利用浙江省杭州市三墩鎮1343 個農民樣本數據得出的對未來的期望收入與農民參與素質培訓意愿成正相關是一致的。

  七、政策啟示

  基于上述分析結論,本文得出以下啟示:第一,應加大對農民創業培訓工程的宣傳力度,進一步扶持和規范農民創業培訓工程,切實增強廣大農民對創業培訓工程的知曉度、認可度和接受度。同時,要把創業培訓工程認真執行好、落實好,確保參與創業培訓的農民在自身技術或技能方面能有‘‘質”的改變,以切實增加農民對參與創業培訓的現實收益的預期’真正做到‘‘訓有所獲”、“訓有所成”。第二應在普及宣傳創業理念的同時,幫助農民客觀分析、評價與看待創業風險,引導農民增強創業信心。同時,加快推進創業支持政策體系建設,并積極創造條件擴大各項創業政策的覆蓋面,加大其支持力度。第三’應根據不同地區、不同農戶的客觀實際,幫助農民選擇好、規劃好創業項目,做到“因地制宜”、“因人而異”,以促進創業理論與實踐的有機結合,提高創業培訓的針對性與可操作性。

  本文轉自《中國農村觀察》2013年第5期

  【上述內容選自鄭軍發表在《中國農村觀察》2013年第5期的論文《農民參與創業培訓意愿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基于對山東省的調查》(p34-45),略去了參考文獻。本文是作者主持的山東省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創新團隊崗位專家項目“水果一蔬菜產業經濟研究”(編號:魯農科教字[2010]33號)、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基于供應鏈合作主體視角下的蔬菜質量安全:行為分析、機制構建與政策優化”(編號:13YJA630143)和山東農業大學“三農"中心軟科學研究基地項目“山東省農業、農村、農民問題研究”(編號:SN2013-2014)的階段性成果?!?本文刊登內容由作者授權發布,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若轉載請于作者聯系。


責任編輯:范金鑫
分享到: